清明红色乡愁散文:雨中的斗笠

——陈加斌清明访电影《前黄双英》李立卓李立倚故里

清明红色乡愁散文:雨中的斗笠


“江南多雨,谁在屋檐下哭泣?泥水中的脚印,还是那么清晰;黑夜里的斗笠,还是那么挺立……”
这是我为本土红色电影《前黄双英》插曲写的歌词开场语。2021年12月5日,我应出品人总制片人李东邀请,回乡参加了剧本研讨会。省市专家学者集中古山镇会议室畅所欲言,在如何避免革命题材创作的雷同上直抒己见。剧本编剧是北方人,时间紧乡土情况不熟悉,这些担心并非多余。
不过,票房率似乎不是我关心的话题。身为在永康工作28年的我,却被烈士李立卓李立倚兄弟俩英勇就义精神深深感动。回市区后夜不能寐,即兴在手机上写下了诗歌《雨中的斗笠》。想不到同年12月21日,中国发展网“名家-聚焦东方”栏目网发。李东获悉后,天生金嗓子的他,在录音棚里录制小样后发给我,永康乡愁公众号专期语音刊发。
“江南多雨,谁在揭竿而起?帽子上的红五星,是黑夜里的红灯笼;堡垒村的村口,是一道向往光明的铜墙铁壁。”
歌词的第二段是对前黄村革命斗争风格的定性定位。村支书李定是的一番叙述引起了我的关注。
1892年出生的李立卓家里有手工业加工,1925年在上海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后加入共产党。此时,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才刚刚4年,由此可见李立卓是我党早期的党员,具备单纯的入党动机。1927年李立卓回到前黄开展党的宣传和领导农会武装斗争工作,这应该是上海党组织交给他的光荣任务。他是领了党的任务回村的,第一件事就是发展党员。当时400多人口的前黄村像一座红色堡垒,有一个党支部七八个党员二十多个革命青年参加武装斗争,李立卓出生居住的廿间房就是秘密据点。由于革命力量占绝对优势,全村没有发生过一起告密叛变,反而,一有消息则相互掩护,秘密会议室从未暴露过。白色恐怖下的红色堡垒村,这不正是李立卓早期革命活动的一个成功典范,不正是革命影片题材的一个鲜活特征吗?
剧本研讨会后的修改还是不尽人意,李东又约我同编剧单聊,并约原永康党史办主任应宝容著名乡土文学作家项瑞英(曾任我高中语文老师)一起研讨修改。我问有李立卓遗留的诗词文章吗?近九旬的老党史专家应宝容随口说“同心干”,我赶紧拜读后说,有了,就以“同心干”为李立卓思想表现主题,贯穿其中。87岁的项老师频频赞许同意。大家抒了一口气。
类同而不雷同,需要挖掘革命题材的不同表现特征,需要捕捉革命者心里活动的特点,需要提炼革命行动的特长所在。
李立卓烈士的“同心干”通俗易懂,说到了工农心坎上,体现了我党早期中心县委书记宣传发动群众的高水平。这也正是李立卓特别能发展党员特别能做群众思想工作的过人之处。《同心干》今天读来都是深入人心:
工友农友们,大家听我言:穷人辈辈苦,世代受熬煎。种田不饱肚,裁缝少衣穿,木匠无屋住,月月受饥寒。财主不劳动,良田有万千,锦绣穿不尽,美味吃不完。住的高楼屋,张口有吃穿,出门不走路,坐轿又坐车。依仗权和势,霸产又霸妻,有冤何处诉?官府只为钱。军阀通外敌,战火遍天涯,虎狼满天下,百姓苦流连。豪绅凶似虎,官吏毒于蛇,上下相勾结,罗网遍天下。租重惊人胆,利高无前例,起还借贷,饿死有谁怜?中国共产党,为民解倒悬。领导咱工农,铲除不平天。工农同心干,力量大无边。打倒害民贼,斩尽狼虎蛇。减租又减息,分地又分田。不再受欺压,人人见青天。无人来盘剥,岁岁丰收年。生活甜如蜜,幸福万万年。
党心民心心连心后交相辉映。《雨中的斗笠》第三段歌词是这样写的一一
“江南多雨,谁在栉风沐雨?红旗上的镰刀斧头,是那么鲜艳无比;雨中的斗笠,是前黄双英的独门武器。”
辛丑清明节的下午,我约李东一起前往前黄村访烈士故里,完成一桩心愿,向建党100周年献一篇红色乡愁的文章。
村支书李定是在李立卓李立倚烈士双英墓前迎接了我俩。两个圆圆的墓里,兄长李立卓1929年12月任永康中心县委书记,不到一年时间,1930年8月26日,在去磐安协调两地红军关系途中被捕牺牲在缙云的壶镇,生前被地主民团浇蜡烛烧大香,最后用布皮捆绑全身倒挂悬烧“点天灯”英勇就义,至死没有说出一个党员名单。弟弟李立倚1904年出生,1927年经兄长李立卓介绍入党,1947年8月任永康工委书记,1948年8月31日为了掩护另一支武装力量不被暴露主动显身,在雅庄村左腿中枪倒在田埂上,撕碎随身携带文件吞进肚里,来不及吞下的就用鲜血涂糊,国民党兵残忍的将他斩首在永康城门悬挂示众,至今身首异处。牺牲时,李立卓年仅38岁,李立倚44岁。
两任县委书记,一门双英,惨遭杀害,悲从心来,前黄双英的坚贞不屈忠贞不渝从哪里来?
我抚摸着墓碑的生平介绍,仿佛从中感受到了那花岗岩石一样硬的脊梁,那是共产党员誓言的铁言铮铮;仿佛读懂了为解放劳苦大众同心干的初心源泉;仿佛看见了雨中的斗笠还是那么的挺立的信仰力量。
“我们在腥风血雨中出发,我们在母亲的微笑中归来,我们的斗笠上有鲜红的党旗和烈士的忠贞不渝。”
我在前黄村新建的烈士双英陈列馆里,找到了《雨中的斗笠》最后歌词的注脚。一间中药铺和村私塾,曾经是李立卓的秘密会议室,墙上的蓑衣斗笠,正是江南多雨前黄双英的独门武器。同样,泥墙上李立倚卖牛助武工队的故事,也在赶牛人的蓑衣斗笠上定格为一心向党的红五星。
望着整洁干净的村庄,走在美丽田野五角星大道上,村支书红色记忆的乡村振兴计划娓娓道来,胡定是一脸的坚定。他特意把我们带到前黄后村状元桥,千年青石板走过南宋爱国状元陈亮父辈六代以上。我想,这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精神的一脉相传。
站在村西大山脚下眺望方岩山,永康历史上的两座千年丰碑屹立一一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的南宋兵部侍郎胡则,抗金爱国的思想家文学家南宋状元陈亮。此刻,我心中又涌来另两座百年红色丰碑一一1942年牺牲在方岩山下的原浙江省委书记刘英和前黄双英李立卓李立倚。
告别前黄村,我们并没有告别前黄双英。我带着两袋武义宣莲去拜访李东的父亲。92岁高龄的原金萧支队老游击队员李蒂文。一间小小的客厅里摆满了老人家光荣在党63年各个时期的海陆空“老伙计”。耳聪目明的离休老干部眼眶湿润地告诉我,没有共产党,没有烈士的牺牲,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。一辈子跟党走不回头。他说,每月的党费是14元。
当我问及老人家长寿的秘诀时,他说,心中有党,天天向上。我凝视着一身海军戌装的老兵,胸前挂满的勋章和帽子上的五角星,在我眼里顿化为了那顶“雨中的斗笠”,那道铜墙铁壁。
有一种归来叫烈士。为何清明在春天里,因为亲人在春天里。一位在壶镇办厂的昔日学生告诉我,当地学校的一位音乐老师已把歌曲《雨中的斗笠》在学生中教唱了。我想,红色记忆转化为红色传承,正是红色乡愁文学的使命所在。
李东拿出刚刚收到的93岁高龄的上将迟浩田亲题的《前黄双英》4个苍劲有力的大字,这是告慰烈士英魂的一份沉甸旬厚礼,这是中共永康党史上光辉的一笔,这也是红色电影《前黄双英》的一锤定音。带着深深的敬意,我即兴赋诗一首《归来》,作为这个清明祭访的结束语:
归来一一致敬迟浩田上将题写《前黄双英》
五峰的风
很轻很近
谁在侧耳聆听
五峰的瀑布
很长很近
谁为百年践行
雨中的斗笠
很旧很新
谁能敌前黄双英
啊,李立卓刘英
三十四十年代的风雨血腥
方岩的底座上
有您们的脚印
共和国的旗帜上
有您们血染的英灵
归来兮
前黄双英
你可看见上将迟浩田的苍劲
你可看见五金名城的松柏青青
不熄的炉火
像你的赤胆忠心
映红 三马九铃
映红 母亲手心
映红 那颗红五星
(作者:陈加斌,2021年4月5日凌晨3:28分写于永康江南溪北岸)

清明红色乡愁散文:雨中的斗笠

 

清明红色乡愁散文:雨中的斗笠

上一篇:获奖散文涉嫌抄袭,当事作家声称:“是借鉴,不是洗文”

下一篇:散文诗:寄语清明